文化傳播

今天早上吃早餐的時候與就讀於民族文化傳播系的女兒有一段很有趣的對話, 女兒告訴我他非常羨慕他的同學能夠講一口流利的卑南語, 因為他們考期中考要考的是卑南語會話. 我問女兒該位同學是不是卑南族的? 還是我們一般的平地同學呢? 他告訴我這位同學是卑南族的, 不過她還是非常的欽佩他. 因為一樣我是平地的漢人, 我是閩南人的後代也是客家人的後代 , 但是我的族語一樣也不好講; 而我的同學卻能講得一口流利的卑南語, 我真的很佩服他. 我告訴我的女兒現在真的很同意她的看法, 因為我們在家裡平常都講是國語普通話, 我們的家鄉話都在新一代已經變成一個很大的溝通障礙, 能夠學好自己的家鄉話自己的母語變得是難能可貴的 — 所以只能怪我們國語推行的太好.

當然每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變化, 有當時的問題要解決, 不能以現在的時空立場說對與錯. 當時我們推行國語是因為我們需要一個統一的語言, 使我們國家我們台灣人能夠互相的溝通; 不會在在買賣時候因不同的語言, 產生欺騙或誠信問題, 不會在相處時候的誤解. 所以我們在學校說其他的方言是必須罰錢, 也造成了我們沒有辦法把我們的母語好好的學習, 好好的保留交給下一代. 當然我們也失去地方話言發展出的地方知識與文化.

如果我們回到時間能夠有點改變回到之前, 能夠把母語與國語像現在平行的教學是不是結果會不太一樣呢? 我們的文化文學會更多樣化? 還是會變成多國語言大家都是加泰隆尼亞要求獨立? 或是像美國多樣文化和平相處? 每個時代每個時間是有他的問題要解決, 你也不能夠怪任何一方只能怪我們沒有智慧 — 而智慧需要時間的沈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