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伯斯的蝴蝶效應

會不會是從美國加州蝴蝶扇來的風吹動了台灣的產業轉型呢?

蘋果迷為了紀念賈伯斯,使iPhone 4S在12小時的預購中大賣20萬台,三星與google被迫延後新機的發表。賈伯斯已經上了雲端了,蘋果迷的兒子感慨的說,現代的年青人即使心中難過,嘴裡所吐出來的還是電視口語(全民最大黨2011/10/06)。但兒子口中的雲端,顯然與四年級的我腦中冒出來的雲,長得不太相同。

 

回想三十年前,家中的第一部電腦是我們三個兄弟看著《電子情報》到中華商場的電料行,一家一家的採買:電路版、腳座、IC、電容、電阻;回家後,再一個焊點一個焊點的焊接完成的。當時唸工專電子科的我與唸大學電機系的哥哥都在上微處理機課,唸商專的大弟也正好在學習商用COBOL程式。偶然間,我們在研究音響的雜誌中發現APPLE II電腦的討論,大家因此集資,共同向父母情商預借過年紅包錢,一起努力完成這個雛型電腦,當作自己的新年禮物。

 

隨著APPLE II快速的發展,民國70之後,台灣的電子產業漸漸由音響轉變成電腦科技。家中的電腦也隨著市場上推出的設備而不斷更新,顯示器從電視螢幕變成黑白Monitor、彩色、到LCD液晶,遊戲資料的存取也從錄音機Tape變成軟式磁碟、硬式、光碟、USB、到網路下載。畢業當完兵後工作機會不斷的向電腦業靠攏,APPLE II小神通變成神達電腦,宏碁電腦品牌由小教授變成Acer, Big-5 碼統一了正體中文的倉頡碼、國喬碼、零壹碼、大千碼,工研院成功的技術移轉台灣的第一家積體電路給聯華電子。

 

同樣在紀念賈伯斯,為什麼二代人心中的那朵雲會如此的不同呢?此時,從腦中冒出來的雲問題好像在問我:「會不會是從美國加州蝴蝶扇來的風吹動了台灣的產業轉型呢?有沒有可能是賈伯斯的蝴蝶效應,成就了台灣科技島的奇蹟呢?」。我想說的是,新一代的台灣人除了用 iPhone 來紀念賈伯斯之外,是不是也看到王雪紅在Dopod時的堅持造就了現在的HTC,魏德聖對文創電影的熱情完成了賽德克•巴萊,王建民的忍庝復傷而重返大聯盟的投手板呢?沒有「連鎖反應」那股蝴蝶扇來的風是無法造成骨牌效應的,身為上一代的蘋果迷,我們希望看到年青人對夢想與理想的執著。台灣熱血需要如周杰倫一般的蝴蝶,更需要被風潮帶動起來為青春揮舞的一群小粉蝶,共同上到雲端吃蘋果。台灣蘋果小粉絲不能單單知道買iPhone來紀念賈伯斯,更需要知道為繼往開來賈伯斯,一起開創多彩多姿的台灣APP雲。

201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