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龍鳳懷情

熱鬧的龍鳳球場活動不斷,是學生們的各種體育與團康場地的第一首選。學校的啦啦隊比賽,舞龍舞獅練習,系際杯籃排球比賽,道路測量檢定,校園電腦展等,都會利用本場地的優點來舉辦。還記得有次在球場運動時,與當時擔任學務長的魏啟弘老師談到,我們的球場真的是全台的創舉。當時真的不見其他地方機關或學校有類似的運動建築,應該好好的寫一篇專文介紹給各方學校;尤其中南部學校校地廣大,偌大的操場到了夏天往往空無一人,只有清早與傍晚能從事運動。如果能在教育或體育的刊物報導,定能提高本校知名度,增進體育專長學生報考,並且造福鄉里學校。時至今日,倒真在東部花蓮看到類似的建築,只是佔地比較小,功能比較受限 - 看來學校在體育教育上還是有獨到之處與先見之明!

 

回顧自己與東南龍鳳館的緣起 - 是在2005年2月,我從紐西蘭懷著未完成博士學位返校復職 - 第一次看到這座球場,也如本文不識貨的外行,總覺得它是一個很奇怪的建築,說是體育館却沒有冷氣,說是運動場却又多了個屋頂。當年,由於時差、季節與身處南半球並且忙於研究,鮮於聯絡同事只是斷斷續續的從電子郵件訊息,得知學校已由工專升格為技術學院,三年半的時光飛逝,本身也由任教的電子科轉調到資工系(現在的資通系)。

 

人事變遷物換星移,返校後發現自己原先的辦公室已經挪作他用,而且資工系在仁愛樓的空間是與電子系共用的,二系龐大師資陣容實在很難有小弟容身之處,只好棲身於仁愛205實驗室的後方與學生共用。後來羅大雄總務長得知此事,深覺不妥,經審閱學校空間,發現在和平樓的樓梯間405室,可以提供本人使用。並且親口告知,因為空間狹小不適人長期入住,日後如有比較理想的空間定予更換。

 

由於開學在即,自己確實需要個人空間準備教學,努力完成自己的研究,百般無耐之下我搬進了樓梯間。沒錯,這個安置真的是個大錯誤,因為學校不准用小暖氣,冬天很冷,小小房間室內却有著超過3.5公尺的室高,熱氣往上跑冷氣却往下沈,衣服再怎麼穿都無法提供我足夠的暖意,就算有心想投入研究早日完成博士的論文與研究,却也齒寒手凍無以為繼,只能效法文天祥唱唱正氣歌去除寒意。這個看似監獄的狹小樓梯間,這個不到2坪的冷凍小庫房,必需時時起來伸展筋骨,往前一步是面窗的「大運動場」,往後一步出門是「龍鳳球場」,好個雙響炮!學生上體育課特別吵鬧。頂著日趨肥胖的中年身軀雙腿抖動,却頂不住斗室的寒意,但外面却是年青人運動熱烈的嘶吼聲!不斷的向我的內在,呼喊著起來吧!脫離寒冷與困頓吧!出來吧!出來吧!出來吧!

 

這就是我與龍鳳球場結下的不解之緣,台北的冬天總是多雨,如果不下雨,操場也通常是場地陰濕,很難讓我想在每天固定運動。所以午後4:50學生下課後,龍鳳球場就成為我的第一選擇,學生放學的放學,回家的回家,只有少數熱中運動的同學會留下來打球,找幾個住校同學、麵店老板與愛運動的同事們大家固定時間出來健身。這樣的日子有規律,人不再懶洋洋的想打瞌睡,反倒對論文寫作與研究更有幫助,人也變得比較健康。

 

所以不管春夏秋冬、晴天或雨天,龍鳳球場蓋頂的運動場所,總是我夏日防曬,春秋遮風,冬日避雨的絕佳運動場地。比較夢初體育館,半開放的空間無需冷氣,運動後更覺得有一股自然的涼風從山邊徐徐的吹來。比起大操場更是風雨無阻,不會打斷我的健身計畫或時程。後來雖然學校升格為科大,資通系也搬遷到新座落的炎黃大樓;新辦公室中央空調,冬天不冷夏天不熱,而且不會有學生下課時鬧轟轟的聲音。但是却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發生,就是每天只要到了4:50時,我的心中總會有一個呼喚,讓我不自覺抬起頭看到牆上的掛鐘,好像我的生理時鐘也在告訴我運動時間到了,呼喊著出來吧!出來吧!出來吧!出來吧!運動時間到了,健康最重要。

2012/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