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台北的第一百零一朵茉莉花

燃燒的青春不會只局限在中東的茉莉花,不滿的浪花,革命的風潮正從華爾街,襲向台北的一零一,台灣正在串連。現在這群新世代的青年人,在網路上一起討論「窮人的想法跟你不一樣」,展現的不是烏合之眾,而是有理想實體的集合。有些窮人雖然也好忙「銀行業者表示,假日營業,是因為很多客戶假日才有空,可以好好坐下來聽理專的建議」。但是,他們可以却克服冷漠與不關心,在星期六一起站出來對抗不公不義的資本主義。原是陌生人的他們,不顧著追求利益,自發性的在101發起反資本主義運動。

 

為什應我們要串連亞洲?為什應要攻占101?快樂不是隨機降臨在人們身上,是自己選擇的結果,正如同不丹不把森林視為經濟資產是一樣的道理。放眼華爾街,當股市投資者的抄股利潤,高過亞洲人生產者的勞力所得時,我們生產的產品就變成global casino的賭具之一。美國先進國家開發的產品,拿到亞洲來競爭,在台灣就只剩下3%的生產利潤。為了保持競爭力,亞洲國家的老板只能為自己與少數核心幹部謀利,如何敢為每個員工加薪呢?他們要擔心的是更重要的未來公司存亡的問題,所以明明賺錢應加薪,但是却都不願意,只顧著大量的壓榨員工,不停努力的找尋更佳壓低的成本方法。

 

薪水不提高 ── 柴、米、油、鹽樣樣漲,購屋成空談,無殼安身,又如何立命想結婚呢?M型化的社會,只有前段生才有資格談加薪。無怪呼!生活態度認真的台灣人,成為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國家。如果台灣的國民,不是在追求快樂,那我們到底在追求什麼?年青人關心的基本生活:就學、就業、購屋等等問題,如果大到影響結婚、生子、教育的計畫,那麼年青人怎麼快樂得起來?兒童怎麼快樂得起來?阿公阿媽又怎麼快樂得起來呢?奉勸我們的(還有各國的)政府應拿出對策,想辦法要這些有錢的肥猫拿出些錢來,提高薪水、繳稅、做公義或公共建設等等。否則只會逼得年青人搞串連,一起攻占101,一起攻占華爾街。

2012/2/24